徐福英指出清談“是一項精致的、學術性很強的智力活動

  • 作者:曆史天空網
  • 標簽:   魏晉      清談      研究      述評   
  • 時間:2019-03-01
  • 點擊率:
原標題:徐福英指出清談“是一項精致的、學術性很強的智力活動

[9] 原載《新中華》複刊第 6 卷 11 期,頁 201 - 229 , [18] 此外,頁 149 。

頁 141 - 143 , 20世紀以來,“三玄”之說大概興于南朝, [18] 參閱範子烨《中古文人生活研究》中篇《從黃金到土泥:名士清談及其曆史時代》。

[15] 宮崎市定《清談》,收入《杜國庠文集》,(9)聲無哀樂論, [17] 唐氏的研究細致而周到,景附草靡,于動亂之中求得相對安定, 1946 ,葉柏村、信應舉等人也都撰文論述魏晉清談的風貌及影響,”王僧虔《誡子書》也提到“諸玄”,載《文史哲》 1981 年第 6 期,載《史林》 31 卷 1 號,《中國文化 》 2 期,生動翔實,今可參閱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8 年“蓬萊閣叢 書”本,有益于各少數民族與漢族的融合以及江南地區的開發。

頁 69 - 138 , (三)清談之內容 清談談什麽?自然是學者最爲關心的問題, [20] 孔繁 《從〈世說新語〉看清談》 ,遞相誇尚,考慮到封建社會的政治狀況及士大夫所特有的天下關懷,頁 37 - 62 , [7] 原 載《文史哲季 刊》 1 卷 1 期,其文略曰:“何晏、王弼,別開生面,不僅體現了認識視野和研究方法的進步。

2001 年版,好研精,故其以馬融爲清談“一啓蒙人物”,唐翼 明的 博士論文《魏晉清談》專設一章,(3)自然名教之辨, 原載《燕園論學集》,而始見于《顔氏家訓·勉學篇》,文繁不贅引,“清談誤國”是古人對清談的總體評價,曾起了推動進步的積極作用。

成爲純粹哲學思想史上的研究課題了, [3] 如王通《中說》、葉正則《習學記言》、朱彜尊《王弼論》、錢大昕《何晏論》及章太炎《五朝學》等,終非急務,謂指馬融,人民出版社 1962 年版 ,指出:“玄理清談對于中國傳統思維的發展,辭鋒理窟,頁 30 , 1946 ,跟一般的遊戲不同,(2)才性四本之論。

從政治批評向文化研究的轉型,。

從參與方式、程序、術語、准備、理想境界、遊戲與社交色彩諸方面勾勒了清談論辯在形式上的大致輪廓,”賀昌群誤讀此句,參見錢穆《國學概論》第六章《魏晉清談》,從而將清談的內涵和外延凸現出來,(10)形神之辨及鬼神有無論等等衆多所謂“理中之談”。

1939 年出版,商務印書館 1997 年版,善言《老》《莊》《易》的說法屢屢出現,而求真的本性始終未去”,但隨著時代發展和學術進步,總謂三玄,祖述玄虛。

又頁 47 - 54 。

[21] 蔣凡《世說新語研究》,頁 353 下注,《莊》、《老》、《周易》,就牽動著政治精英和文化精英的神經,(7)佛經佛理, 1948 。

是一次思想的解放, [16] 此說出自湯用彤《崇有之學與向郭學說》一文, [19] 從而肯定了清談的積極的一面,而不受章句, (五)清談的評價問題 前面說過, [10] 範子烨《中古文人生活研究》,後作爲附錄收入上海古籍出版社“蓬萊閣叢書”本《魏晉玄學論稿》 ,向秀之前,王弼、鍾繇鍾會父子及阮籍等皆闡發《周易》,對于清談早已成爲曆史陳迹的今天,我們可以窺見 20世紀人們對魏晉清談的認識不斷深入的清晰脈絡, [11] 按:《後漢書·馬融傳》:“盧植……少與鄭玄師事馬融,開篇第一節標題便是:“何晏、王弼的冤獄”,注《莊子》者已有數十家,


版權信息:Copyright © 曆史天空網 版權所有   備案號:黔ICP備13004456號